前位置: 大苏新闻网 > 新闻 > 正文

口袋理财:农村与城市之间,还有县城!

来源: 未知  2018-12-06 13:28

上海 2018-12-05(商业电讯)近日,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了《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(2018)》(以下简称“报告”)暨全国百强县案例报告,后者在全国2000多个县域经济单元中遴选出400强样本县(市),原则上根据地区生产总值、地方公共财政收入和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三项标准进行分析研究比较。口袋理财了解到,2018年的经济“百强县”也由此出炉。 

    数据显示,苏、浙、鲁三省入围百强县(市)的数量多达六十五个县。综合经济竞争力十强县(市)分别是:昆山市、江阴市、张家港市、常熟市、太仓市、义乌市、长沙县、慈溪市、宜兴市和龙口市。 

    口袋理财小编表示,对于很多生在城市,长在城市的孩子们来说,县城不仅是个遥远的概念,更多的是空洞以及不了解。在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一线只有北上广深这四座城市,新一线和二线城市也就那几十个,而在国家统计局的范畴里,70大中城市以及300城概念也是更多被提及的,但你们不知道的是,在我国有2856个“县”,41658个“乡镇”,662238个“村”。 

    如果不是快手、抖音的走红,没有拼多多的一军突起,城市里的你很容易忽视隐藏在县城里的巨大机会。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,居住在乡村的人口占总人口的50.32%,农村居民为6.74亿人。故而一个基本判断时:中国的城镇化尚未达到饱和,会继续保持增长。 

    向前是城市,往后是农村,县城挤在了中间 

    县城,是农村的头,但却是大城市的尾巴。它串接起了中国城镇化过程中最为关键的因素——承载农民走出农村的梦想,承接无法在城市立足的人们。 

    曾有人在知乎上问了这么一个问题:县城算不算城市。提问者估计是一位县城人,急需求证自己“非农村”的身份。可“非农村”的县城未必就是城市,有网友给出了这样一个有趣的回复:“县城处于尴尬境地,就像一只蝙蝠,非鸟非兽。准确地说,县城是城市之尾、农村之头,位置在城乡结合部或城乡过渡地带上,亦城亦乡,非城非乡,县城可以算是‘准城市’。” 

    口袋理财小编认为,前几年盛行的“留不下的北上广,回不去的故乡”无疑是对县城最好的注解,老家待不了,城市留不下,去往县城似乎就是唯一的“出路”。 

    但这些人并非完全都是被“淘汰者”,相反他们在城市打拼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,他们出生于草莽却在繁华中打拼,显然比起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,前者更懂隐藏在城市下的县城,无法留下的原因或许是时运不济,但也可能是他们在县城看到了无限可能。 

    正因如此,百强县在这几年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,除了耀眼的经济发展外,这里还刻下了努力的烙印。 

    报告显示,2017年县域经济平均增速较之全国更大幅度回升,400样本县(市)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实际增速较上年回升0.86个百分点,远远超过全国0.2个百分点的回升幅度。贵州样本县(市)平均经济增速仍然领先,辽宁经济平均增速也由负转正。 

    可以说,北上广深是中国的表象,县城才孕育了中国的底色。口袋理财了解到,尤其是近两年中国经济在增长乏力之际,越来越的目光也转向了这些并“不起眼”的县城。农业部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止2017年,700万返乡发展的人中,农民工比例达68.5%,其中高中文化的人群占比40.7%。但大学生返乡发展的人数比例,仅从数年前的0.5%提升至1%。 

    报告还显示,在人均收入方面,26县(市)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超50000元,浙江独占20席,其中义乌市和玉环市携手并超60000元,而各区域县(市)城乡收入差距继续趋于缩小。 

    广阔天空,大有可为。 

    两极分化 县城有机也有“坑 ” 

    不过,县城们也不是“完美无缺”,尤其是作为一个后起之秀,它的问题同样突出。 

    这里,房地产又要“背锅”了。 

    前些年,开发商在县城大举拿地造楼想复制城市房地产的神话,但收效甚微,一来不少县城人都拥有自家宅基地,二来在经济未见起色收入还没上涨之际,这些漂亮的楼盘确实是很多生活在县城里的人遥不可及的“梦想”,由此也出现了库存高企、有价无市的尴尬局面。 

    2017年,在受到货币化棚改政策下沉、乡村投资开发热潮等因素的影响,部分县域城镇房地产市场库存迅速下降,房价上涨较快,房价超万元县数量迅速增加。据调查统计显示,目前全国房价超过一万一平米的县级城市已经有100多个,房价超过9000一平的县级城市,已经超过两百多个了。 

    口袋理财小编表示,快速上涨的房价原本只是城市间的“零星之火”,但最终还是在全国形成了燎原之势,而从长期看,县(市)处于城市化末端,房地产市场发展空间较小,随着去库存接近尾声,开发量的再度增长及销量的进一步回落,县城也无可避免的为非理性的人们挖了一个大坑。 

    报告指出,在三大地区中,西部地区样本县(市)债务负担最大,中部地区样本县(市)最低。分省份看,主要受其近年来大规模投资的推动,贵州样本县(市)呈现“双高”特征,即高债务率和高负债率,债务负担最重;广东样本县(市)债务水平最低,这主要得益于广东对全省债务规模的严格管理。 

    综合各种衡量方法,约有15%的县(市)债务水平都超过了警戒线,如果考虑到无法完整统计的隐形债务以及样本选择可能存在的偏差,这一比重会更高。专家表示,需重点压缩专项债务的规模,特别是明确和控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风险源。 

    天涯论坛上,有个楼主将县城的现状记录成文并总结道:上百亿债务、上万元房价以及荒废的工厂。 

    危机危机,“危险”和“机遇”并存,而在县城,可以读到中国。 

(正文已结束)

[责任编辑:]

免责声明及提醒: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,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!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,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!

热点评论:口袋理财:农村与城市之间,还有县城!

已有10条评论